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一直以来,很少在这里写文字

懒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而已,更多的原因在于我怕留下太多的文字,会被人洞察我不安的内心。不安其实有时是宁静的。不过我高估了我自己,除了我自己,没有人会在乎这片杂碎的小天地,更没多少会用心去看我无聊时写的的片言只语。来来去去,都只是过客。就像是我[separator]写的那首歌一样。

其实,每两个人之间何曾不是过客?只不过有的过客只能陪伴一分钟,有的过客可以相依一辈子。终老死去,便缘分已尽。难道不是么?很多故事会提及前生后世,如果有前生,你给你的她许过诺言么?如果许了,你这辈子遇到她了么?你怎么知道你现在的她是不是前世的她呢?其实就算是有,我们也忘了,忘记前世了。我们能记住的和把握的,只有今生。

我以后会经常留言,不为别人,只为自己。有些时候,要学会不要太在乎别人,也许别人根本就不屑一顾,留下一点点来在乎一下自己。人不能太自私,也不能太不自私。

最近有点疲惫,有多活要干,要一件一件地干好。很多东西都是自己很难把握的,我能管好的,只是自己。我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那样只能徒增烦恼。常常说要学会放下一样东西,其实你如果常常想要放下这种东西,其实就是你放不下这种东西,如果你放下了,你也不会常常去想放下了。这不是绕口令,也不是废话,这是道理,很多道理看起来就是废话,当有一天你觉得它不是废话时,你就懂得它是道理了。

2007-1-16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