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习作一篇[未完成]

注:毫无构思瞎写,只为了交差的,看着玩玩就算了。

很不幸,我是一个仙族的人,而且还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被人类称之为现代化的年代。我是个以一千年前的思维思考的人,我身上还背着一把剑,一把像倚天剑一样的剑,只是很可惜,这世上没有屠龙刀,我的剑也没多大的实际用途,只有修饰的用途。

我是仙族,本该生活在天上,每当寂寞孤独时我往天上看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在天上快乐的时光。快乐总是属于过去的,忧伤总是属于现在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让人无奈。我只是有一次,在喝醉了酒时指着玉皇大帝骂了句“混蛋”,外加捏了捏小仙女的小玉腿——本来想大腿的,但想到当年天篷一个不小心就弄到凡间当猪去了,我们这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好。本来小仙女本人也没多大意见,就是那只猪,估计是想看好戏,把我抖了出来。不过他算错了,以为我也会像他一样下去做猪,我因为跟玉帝还有点亲戚关系,从轻发落,到凡间做一个仙人。

突然间才知道,为什么仙人叫仙人,因为仙人还是人,还不是仙,所以彻底地说,我还是被贬了。原来下凡时以为还是会碰上什么唐三藏取西经之类的,跟着他走一遭到时还可以返回天上,我就这么倒霉,碰上了这样的一个时代。一下子很能理解那个什么诗人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了,只不过我的是“前不见唐僧”,我绝望了,彻底绝望了……

于是我终于醉心于酒中,不过他妈的这个年代的什么啤酒真难喝,跟马尿一样的味道,还有一些根本不能称之为酒,完全没有酒味,还叫什么“威士忌”,而且价钱还不便宜,当神仙的时候我没多少积蓄,全都给这天杀的拿光了。这个时代喝酒也奇怪,一栋栋的摩天大楼,我都怀疑快顶到玉皇大帝的天宫了,这是题外的,题内的是喝酒跟在天上喝完全不一样。在天上,大家在蟠桃园托着玉液琼浆,边吃仙桃边喝酒边赏歌舞,而在这凡间,就在摩天大楼的一个角落,一个昏暗的角落,闪烁的灯光,一张张小凳子,一群群人围在那里猜拳,问题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个叫做酒吧的地方还大声地播着妖魔鬼怪一样的歌声,热闹得跟那弼马蕰养的马圈一样。

没办法了,谁叫我被贬下凡尘了呢。本来我觉得像我这样的装束走进来会让别人觉得奇怪,可是别人并没有觉得奇怪,这件事让我觉得很奇怪。甚至还有一家伙跑到我面前问我这身衣服哪里买的,我指了指天上,我说是织女织的,那家伙嘿嘿声地走了,他不信,可这真的是织女织的。

来凡间来得久了,我觉得应该找个伴,但上天有过禁条,说不许找凡间女子做伴,为了不犯天条,曾想到邻国的泰国找个妖回来,后来想想自己还是差点呕了,算算,咱怎么落迫也还是个仙,到森林去找个精灵吧。问题是,这个年代,哪里还有森林?

后来我飞高一点看,原来城市就是森林,一栋栋摩天大楼就是钢铁一样的丛林,后来我终于在这钢铁森林的一个角落找到了一只可怜的小精灵,它失去了真正的森林,再也没有家,住在下水道,正在垃圾堆里寻找充饥的食物。我看它可怜,还有我确实需要一个伴,就养了它当宠物,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无奈。

有一天,无奈兴奋地跑过来跟我说它发现有一个地方有很多妖魔鬼怪,我一听很高兴,神仙的职责除了被人供养,要干的活就是捉妖,我终于有活干了。因为钱早已花光,好久没喝过酒了,有活干等于可以向天庭领取一笔捉妖的工资,现在天庭也在搞什么改革,说要按劳分配,捉到一只妖可以提成百分之三十。因为下岗太久了,为了就业,不择了,有得捉妖再说,不管剩下的百分之七十被谁剥削去了。

当我赶到很多妖魔鬼怪的地方,我简直快被活活气死了。原来这里过着狂欢节,弄着什么化装舞会,都是人类,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本来想好好惩罚一下无奈,但看着无奈很无奈的眼神,我无奈的原谅了它。

我被人拉进了化装舞会,由于我的造型独特,无意我竟得了这个化妆舞会最大的奖最佳造型奖,可以得一笔奖金,我就可以又喝酒了。不过很快我终于明白塞翁的心情了,因为我怕这个好事也会变成坏事,果然,几支香槟淋湿了我一身,使我的仙力下降了一些。不过这又不是坏事,在香槟的轰炸下,这群人中果然混着几只妖怪,它们终于认出我是神仙,向马路对面夺路而去。我都快饿扁肚子了,看到这几只妖怪就像是胖小孩看到前面的几个汉堡,我一下就扑了过去。

<未完,不续>

2006-12-25  /  济海云帆  /    /   码字文章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