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以前的日志(六)

失踪的这一个月,我在哪?
 
by 小晴天
2006年7月26日23:45星期三 | 心情


     胡里胡途地就说是毕业了,整个大学就好像是发了一场梦一样。突然间最熟悉的地方就变成了最陌生的地方,这个打击,也是人世间少有的了。如果不是电脑里留下的那些照片,如果不是上Q时偶尔碰到聊会天,真怀疑这一些都是不曾发生的。一些人,一些事,还没真正开始已经结束。所谓光阴似箭,也不过如此。说不定年老时回首一望照样也是一场梦,这倒真由[separator]不得为什么会有人说“人生如梦”了。

     大家都在奔波,此去一别大家就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了,路是人选的,但有些地方只有一条路,想到达一个地方你却又只能走那条路。老鲁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世上哪来那么多勇于开拓的人?每个人都想走捷径,却每个人都在走着前人留下的路。

     说回来吧,毕业后的一个月处于真空的状态中。因为一开始还没能从十几年校园的梦中走出来,另外在原本熟悉的城市的另一头不甚熟悉的地方生活,偶尔又会回到原本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地方又发现没有一个人认识的尴尬,物是人非的情感充斥着整个灵魂。

    现在想想大学生活真是天堂啊。。吃完就睡,睡完就玩,玩了再吃,吃完又睡,如此反复。完全无压力,考试也就是一学期后面一个星期努一下力就行了。呀,天堂呀,一去不回呀。。


================================

物是人非
 
by 小晴天
2006年7月4日21:24星期二 | 心情


仿佛跟在做梦一样,一下子毕业了,一下子工作了,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同学们仿佛一夜散尽,最后的晚餐时,并没有过多的感觉。当偶搬出学校,总以为同学们还在学校,忙着自己的事情。或者在宿舍,或者在图书馆。但当再次回到学校才知道,真的毕业了,真的他们都走了。

再次走到曾经一起班会一起活动过的地方,仿佛还能听见当时的欢声笑语,但这时的人们却各分东西。原以为班里的人很难相处,分别时却依依不舍。许许多多的“原以为”,现在也只能是原以为了。现在走在学校,原以为还能对学校有一点感情,发现恋恋不舍的并不是这个学校,而是曾经一起在这学校里的人。

学校里的人还很多,但在我眼中却是空空荡荡的。学校一切的场景变得熟悉而陌生,总幻想会在学校的拐角处不经意地碰到熟悉的人,但来来去去的,却都是陌生而年轻的脸孔。老了,终于觉得自己老了。不再是四年前那青涩的小子了。

原来,物是人非,就是这种感觉。


==============================

被睡逡点到玩游戏--回答问题
 
by 小晴天
2006年6月25日03:18星期日 | 心情


小晴天按:被人点到了,硬着头皮回应一下咯:
1.近期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
 答:顺利毕业,顺利做自己想做的事。

2.要是你的旧情人因你发疯,你咋办?
 答:偶没情人,就更别说旧情人了。

3.会不会同时爱上两个甚至更多的人呢?
 答:不同时应该会,同时应该不会。

4.假如生命只有一天最想干什么?
 答:努力让生命不只有一天。

5.一个人对你温柔体贴关爱倍加,另一个人让你爱的近乎发狂,却对你不冷不热甚至有点不解风情,你会选择谁?
 答:都不选,选二合一的。自信总会有二合一的。

6.你相信有外星人吗?
 答:我相信外星是客观存在的。

7.你认为人最重要的品行是什么?
 答:善良,无诚府无机心。

8.你心目中认为最好的城市在哪里?
 答:关键不在城市,而在人。

9.到目前为止,自己拥有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答:现在拥有的都很宝贵。

10.当你工作遇到不想做的时候怎么办?
 答:不想做就不用做啊?

11你对日本犯下的罪行怎么看?
 答:滔天。

12.朋友点名让你做游戏,你做不做?
 答:会玩就做,偶们都乐于志在参与。虽然有些问题问得很无聊。
游戏规则:
击鼓传花游戏,传给谁谁就得接着,请认真对待。下面是我的回答,去掉答案,就是留给你们的问题,答完后要发表在你自己的博客首页上,还要在标题上注明是谁(我被某某点到)点了你,你答完后再传给另外的朋友,而且要到他们的博客告诉他(她)哦!

我点名了哦:露可小溪  耳朵

==========================

卖书
 
by 小晴天
2006年6月23日21:50星期五 | 心情


今天宿舍几哥们清理出了一大堆书,四年来积攒下来教科书一批,估计价值原来值一千元(四人的加起来)。总共一百六十四斤,从七楼抬下来,死去了半条命。手一直在不停地发抖,才知道原来指望用来顶半边天的手是如此不中用。两架小车三个男人终于把这一陀书运到了属于它的归属——回收站。突然发现,原来书的命运也是如此不济,印出来之后卖到偶们手上放上书架上四年后就拉到回收站去回收,还不如当年就不要从回收站拿出来重新制作。不过这书也是有用处的,要不书商怎么赚来的钱?能不能赚是我的事,有没有用是你的事。估计这就是书商的逻辑。

最终一千元的东西八十RMB成交,当站长(回收站)把书往山峰一样的书堆上扔着我们的书的时候,心里隐隐作痛,这可是用老爸辛辛苦苦的赚回来的钱买的,几乎全新的就当废纸卖了……起码,当年也要在书上画上几画以证明此书用过发挥过用途啊……迟了……

兜着八十大元往大排档赶——只求好好撮一顿,最终就撮了一顿。到现在肚子还饱得很,这当然,吃了一百六十四斤的书,能不饱么?



================================

真的要毕业了!!
 
by 小晴天
2006年6月14日13:26星期三 | 杂说


早上照了学士服照,照片都还在同学的相机里,很分散……说不定每个相机里都有……一辈子也许就穿了这一天吧。郁闷的是,学士服居然还是从学校里租的。贡献了大学整整四年,到头来却连个学士服都没给白穿一天。真个郁闷。不提了。

早上真正是说明毕业了的是终于答辩了,可谓大学四年的最后一关。成绩还不知道,不过也懒得担心了。主要是没那个精力去担心了。从现在起,解放!等待着离开校园。窝了十几年,终于有一天快要离开了。虽不舍得,但人总要长大的。

2006-8-17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