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梦的日记

……

我在一个朋友那里玩,那里几个人有点敬重我,

那是因为此前在类似“吃鸡”的游戏里,我一个人灭了他们全队。

出来后我在停车场找我的自行车,这时,有原来的同事或同学(记不大清了)来打招呼。

转回头因为有工作任务回来了办公室,发现有通知办公室要搬去别的地方,

准备搬来的部门已经把办公家具搬到门口了,

进去一看,里面凌乱(与现实不一样),2个小弟在里面准备帮忙搬家。

隔壁办公室关系不错,他们也要搬去很远的角落,“伤心”告别。

因为我还要去参加会议,于是跟着人流往外走(这里的场景跟现实又不一样了)

这好像是要到另外一栋楼,两楼之间有关卡,奇怪的是每一次只放人前进一格,就像打游戏那样。

过了几格后,我感觉好像开会的地点不是这边,我要往回走,

这时才发现,这边的场景一下进入了二次元的空间一样,对面扑来的全是外国式的僵尸。

他们好像只是吓人,并不吃人,但我也挺害怕的,赶紧往回走。

关卡这边有个老太婆说不能往回走,只能从上面的边缘找2个人给东西才能往回走。

我过来一看,其中一个人原来是个小女孩。

说明来意后,她一句话不说,不知从哪里找到一些液体,这些液体慢慢凝成一把剑。

我凑过去一看,原来她从身上打开一条缝,用勺子勺出自己的血来做剑。

我见状跟她说别弄了,我不回去了,并帮她把伤口合上。

我准备找针线帮她缝上,但发现她的伤口一下子就自己慢慢愈合了……

……

(这时闹钟响了……)

2018-5-28  /  济海云帆  /  标签: 梦的日记  /   码字文章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