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说说今天吧

本来不想写这篇日志的,无奈刚才在洗澡的时候在思考东西,不慎就把水往脑袋上浇了。本来是不想洗头的,因为实在很困,目的就是想睡觉。当水刚泼出的当头才想起这个问题,不过为时已晚,水当然不能摆脱重力而倒回去。这也算自己在自己面前出糗了,不过在我的历史中这不是最糗的。最糗的是以前大学在宿舍,因为习惯了在洗澡的时候思考问题(因为平时没空,要玩电脑),常常会把沐浴露当洗发水用,问题的重点还不在这里,总是在知道用错了的时候还会把洗发水当沐浴露往身上抹。幸亏两者性质差不多,反正弄上去搓搓就有泡泡出,别把洁厕精当洗发水用就行了。

今天好像尽干糗的事,早上匆忙,刮胡子时把嘴角倒给刮破了,鲜血直流。估计是我的血太多了吧,一个小口流个不停,索性不管它反而倒止住了。唉……

很困了,不知道是谁规定了头发湿着就不能睡觉的。真是纳闷,想打破这个常规的,却又怕对枕头不住。拼命甩吧,却发现把深深的睡意甩掉了,不行啊~~~最近老是睡不够啊,怎么可以这样子呢,现在片刻的醒意全是建立在透支着精神的啊。痛苦痛苦,怎么办啊……

头脑不是很清醒,尽情瞎说吧。

2006-10-31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