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写在2009年末

好像都已经成习惯了,新历一年的最后一天总得写点什么,倒是除夕夜啥都没做。也许是2009跨到2010上,数字显示得更清楚一些,而牛年跨到虎年,只是觉得有只动物不大一样了而已。

人越长大,反而越淡定,2009年的结束对我只是意味着要换日历了而已。其实日子都是连续的,一年一年,只是人为划分的而已。同是2009年,12月的我应该与1月有所区别,但与2010年1月的我区别应该不大,即使年份不一样。所以,看东西要连着来。

人总是在不满足便寻求满足之间度过的,只是有的人容易满足,有的人怎么样都不会满足而已。我庆幸自己一直以来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日子就是在自己的一个个满足自己的小小不满足间度过的。说我不积极也好,说我不上进也好,为什么要积极,为什么要上进,为什么要用这些作为借口来剥夺我的快乐。幸而我有个不会强迫我的家庭,一切只为健康幸福,其他一切慢慢来。

人处在一个阶段的时候,如果可以往更高层次发展,你说哪位不想改变那是假的。问题在于改变得到的跟失去的,需要衡量一下。也许是我衡量得太多,一直止步不前。2009年过了,意味着被人为地增大了一岁,那么在2010,是否能继续进行。

10年的今晚,我正与一帮同学准备骑自行车前往黄歧山看新千年的日出,隐约记得骑了很久,但终于看到新千年的阳光很柔和。那时的我们,谁能够猜到现在的我们天各何方?现在的我们,又是否能够猜到10年后我们的模样?人生就在这聚聚散散中走过,难得同行,那么在同行的时候应该互相帮助,应该也许就在下一个路口,就各分东西了,何不彼此留下个美丽的回忆。

这10年,被人称为21世纪。那么接下来的10年,应该变成“2010年代”?

写着这些文字的时候,不经意抬头一看,镜子里的自己,眼角多了许多鱼尾纹……

2010-1-1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