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眼镜二三事

一,从无到有。
读小学时,一个同学说真羡慕那些近视的,戴着眼镜真好看。于是后来常留意那些戴着眼镜的,真还觉得挺好看。
读初中时,惭惭发觉座位在第一排的我看黑板越来越看不清了。于是向有眼镜的同学借来瞧一瞧,呀,好清楚。于是喜出望外。
到了初三,终于以看不见黑板为由要了钱买眼镜。那时候还不知配的概念,在某街头眼镜店买了个50度还是100度的眼镜戴着。尔后头抬得比较高了,因为怕别人看不清亮晃晃的金丝边眼镜。

二,玻璃眼镜常换常新。
印象最深的是,常在洗脸时把眼镜放在衬衣口袋,洗完脸弯个腰不小心就把眼镜掉出来。眼镜店生意的红火就是这样出来的。

三,配眼镜。
高中时,开始走进眼镜店,坐在一台仪器前,盯着里面的热气球,嘀嘀嘀,眼睛度数就出来了。从金属框到板材架,再也不喜欢戴“金丝边”了。从我戴眼镜到现在,应该有十几个眼镜了吧。戴得最久的眼镜是大学前配的了一个眼镜。因为痛恶这暴利行业,于是一个眼镜我硬是戴了六七年。近日,它终于光荣退伍。今日,第二个板材戴到了脸上。

旧镜换新,是以记之。

2009-11-1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