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与鼻炎抗争的日子

大概在小时候入学前一两年,与邻居家的一小孩玩耍,不记得是有意还是无意,对方捡了个5号电池砸向我。当时我立即就流了一堆鼻血,印象中不是仰起头就能止住的那种流法。后来,双方的父母还就此事而吵架,进而老死不相往来。当然,过若干年后,我家已搬走,一次回来这个地方,在另外一个朋友的主持下,我们两个小孩化了干戈为玉帛,[separator]但我却因此而被父母打了一顿,这是题外话。

正是这一次的鼻血狂喷,虽然在当医生的父亲治疗下止住了,但也因为而落下了鼻炎的病根,这病根持续了十余年。记得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这鼻炎也颇为严重了,有一次母亲带我来到父亲上班的医生,让专看五官科的同事帮我看病,了解了情况后,说我得了过敏性鼻炎,还奇怪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就得这种鼻炎。好像也是从那时候起,知道了鼻炎康,一种让我吃了很多年的药。

那时候的鼻炎,主要表现为鼻塞,和流鼻涕。鼻塞固然难受,但没有流鼻涕那么让人尴尬。那时候的我,总会预备着一些纸巾放在衣袋里或书包里,以备不时之需。事实证明,这“不时”总会是“时时”。鼻塞是很痛苦的,而流鼻涕引起的鼻塞则更痛苦。因为我的鼻炎流的是浓涕,只要有鼻涕,鼻塞则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在课堂上,除了老师讲课的声音,总还会有我时不时轻轻擤弄鼻涕的声音。

擤鼻涕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视你的环境与你鼻涕的浓度有不同的擤法。比如,你只是得感冒,那种鼻涕是清水状的,这太好擤了,纸巾一盛,用力一擤,鼻涕立即消除。但我的鼻炎引起的浓涕可没这么好对付。要把它完全擤出来,如果你狂用力,头会发晕,太用力了还会引起耳鸣,而且效果也不太好,因为它不一定那么听话。所以,只能用一招叫“引蛇出洞”的方法。那就是把纸巾卷成条状,然后伸进鼻孔,把里面黄青色的涕轻轻地带出,然后不停地旋转,因为它的浓度够,自然会被旋在纸巾上带出。而且这种方式还无声无息,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当然,在课堂上只能趴在桌子上,不让人发现。

如果有时候忘了带纸巾怎么办?这也是我经常碰到的事情。人在空气呼吸不足的情况下,注意力非常难集中,而且头还会发晕。有时鼻涕多了,没带纸巾,只好在课堂上用嘴呼吸,一下课立马冲向厕所,打开水龙头双手捧点水把鼻子泡进去顺势一擤,搞定。麻烦的不是这个,而是有时候偏偏在那个时候会被点名提问,那怎么办?我试过无数次被迫无奈稍用力把它吸进喉咙,顺势一吞……咸咸的……后来觉得总不是办法,于是便常常趴到桌子下,把它涂到手指上,再想办法把它擦在鞋跟或裤角,也试过就直接擦在书桌的板下。

为了治这个病,因为父亲是医生,一直都没重视,只是吃点“鼻炎康”,或滴点鼻炎剂,从来就不曾根断过。倒是母亲,知道我的鼻炎很痛苦,一直在想办法帮我治这个病。记得一次母亲听别人说用一种叫“鹅不食草“的青草挤汁滴鼻子有效果,她便带我跑到别人的菜园,不停地挖这种草,这种草并不难找,但效果还是很一般。后来还说什么石膏煮什么东西,还有清早用口吹自己的鼻子,等等方法,母亲都不遗余力地去打听去找,但总不能见效。有次甚至还有用自己的尿怎么搞的,一听,我立马否决。

初三那一年,肚子右下角老是闷疼,父亲帮我确诊为阑尾炎,那时候一直低烧,父亲便为我打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消炎吊针。谁知道阑尾炎没有好,终于还是去医院进行彻底的解决。但是到了高中,大学的时候,鼻炎却莫名其妙自己好起来了。鼻子再没有鼻涕,也没有鼻塞,除了感冒的时候。后来我老疑心是不是那一个星期吊针的作用。也许是,也许不是吧。反正就这样好了。

大学的后两年,以至到现在,却渐渐地发现鼻子又有小时候的毛病,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毕竟也是不舒服的症状。这个是这个地区的人的通病了,如果要彻底好,只有离开这个地方。

2009-4-7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