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第二次青春期?

前两天从广州回来,确切地说,在广州的最后一天开始,发觉脸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堆青春痘,被同事笑的时候,我忙说我的第二次青春期到了。我也不明白,难道才去那边两天就出现水土不服了?记得那天在地铁里觉得额头上有一颗大大的东西,一个激动,就把它给捏爆了,看到手指上的白色与红色交集的液体,才发现原来是一颗青春痘。至于当时车上人多,是怎么看待一个人在地铁里捏痘痘的就不清楚了。

发现老会跟shane不约而同地做同一样事情,此次去广州则发现,我从去年喝起的家乡炒茶,不知什么时候他也喝起了。

2008-3-27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