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寂寞如她,忧伤如我

           突然间就写下了这八个字,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别问我“她”是谁,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也许是一朵山谷里的花;也许是人群里一个孤单的背影;又也许,就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

       本来是想写“孤独”的,但不知咋的,写出来的却是“寂寞”。传说中这两个词的意思是不一样的,一个是主观的,一个是客观的。我倒觉得两个都差不多,有时因为孤[separator]独而觉得寂寞,有时因为寂寞而觉得孤独。

       我不知道“孤独”、“寂寞”、“孤单”、“忧伤”这些是不是都是美的,如果是,美为何如此残酷;如果不是,为何一句“美丽的文字往往是忧伤的”我就记住了这么多年?

       阿桑有一首歌叫《叶子》,陈晓娟作词作曲的。这首歌的曲子并不悦耳,但歌词足以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至少,让我对陈晓娟引起了兴趣。“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其实,陈晓娟就是一片叶子,一片“一个人吃饭旅行看书写信”的叶子。依我的感觉,陈晓娟应该不会是美女,至少不会是很漂亮的美女,美女写不出这样的文字。

       有些人注定是寂寞的,注定是孤独的,注定是忧伤的,不是因为没人愿意跟他在一起,也不是因为没人跟他在一起,而是他本来就有一颗寂寞的心。很难去分析这样的人的心态,也许是他永远躲在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也许是他渴望众人的关注,也许是他幻想得到很多人的关心,但这个世界是残酷的,谁也没有一定要为谁做什么的义务,谁也没有让谁一定要为谁做什么的权利。于是,该寂寞的继续寂寞,该忧伤的继续忧伤。

       幸亏我不是这种人。但我为什么还是写下了这八个字?难道我真是这种人?我不承认,坚决不承认。我并不寂寞,并不孤独,并不忧伤,只是在特定的环境才能体验这样的感觉。我是快乐的,即使暂时有寂寞的时候,我会很快去读另一个寂寞的人,如陈晓娟,有两个寂寞的人,还算寂寞吗?

       看过了很多表面上很快乐的人,但她们的心里却是比忧伤的人更忧伤。原来她们只是用快乐来伪装自己,貌似乐观的人恰恰是消极的。不必去分析她们了,其实人的寂寞大部分来自于不得志的爱情,人的孤独来自于不得志的心灵。

       谁都没有错,这只是一种感觉。“寂寞如她,忧伤如我”的感觉。

       林一帆于2007年11月13日零时

2007-11-13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