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最近又鼻塞了

最近鼻子老塞,痛苦得要命,经常要擤鼻涕,早上起来还要起来挖一挖鼻孔,才能让鼻子保持出气的状态。这恶心是恶心了点,但这是事实,没办法的事情。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慢性鼻炎。

大概在我6岁的时候,[separator]那时还在农场的一个连队里住,有一次与邻家的一个小男孩玩,不知怎么的,他拿起一颗大号(好像是3号的)电池扔向我,砸中了我的鼻梁,鼻血哗里啦啦地流了好多好多,止也止不住。当时我爸是连队里的医生,后来弄了半天,才终于把血止住了。那时候妈妈还跟那男孩的妈妈大吵了一架,从那以后就跟那一家人老死不相往来。而我的鼻子也从那个时候落下了后遗症,我的鼻炎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吧。

在我读书的时候,我比较容易流鼻涕,而且是一流就可以把鼻子塞住的那种,完全无法呼吸,只得用口帮忙。这个病根困扰了我很多年,记得小时候有时睡不着觉也是因为鼻子不顺畅。所以小时候身上经常要备有纸巾,以备不时之需。有时候没有带上纸巾,便只得到厕所擤完用水洗,所以有时候去上厕所并非是去如厕,而是去解决呼吸问题。这样的生活给自己带来的是很多不便的地方,比如有时是在上课的时候很痛苦,有时是在很多人的时候出现这样情况,这时只能强忍。记得以前有朋友说我呼吸的声音有时很重,其实是跟这个有关系的。在这期间,吃过了无数的药,如鼻炎康什么之类,也去医院看过了医生,都没能彻底治好。

后来,在初三的时候我不幸又患上了阑尾炎,为了把它治好,我不得不要接受一个星期的打点滴治疗。估计都是消炎的药水。坚持了一个星期后,阑尾炎的炎症并没有好转,最后不得不上医院进行手术治疗,这是后话。阑尾炎倒没能治好,我却意外的发现我的鼻炎居然好了。怀疑那些药都作用在鼻子上了,没能对阑尾进行更好的疗效。在那以后,鼻炎跟我的世界说再见了。

大学来到了茂名,几年以来,慢慢地发现鼻子确实有点问题,因为这里的空气,茂名人的鼻子出现毛病的机率要比别的地方大上很多。后来听班主任说她也有鼻炎,是过敏性鼻炎,要彻底治好,只能离开茂名。最近我的鼻子出现的问题,让我很怀疑是鼻炎又扯上我的,真的挺痛苦,擦到鼻子都流血了,真是痛苦啊,我倒宁愿是感冒,一两天就会好,如果是再次惹上了鼻炎那岂不大糟?

2007-11-5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