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那一夜,脚下的路通向柳州

[font=楷体_GB2312]        有时候,冲动也是快乐的一种源泉……[/font]
                                      ——题记
[p align=center][b][font=黑体]一[/font][/b][/p]
       在这座从来没想过会跟我的生命有所交集的城市,我生活了五年零一个月,其中,前四年是在这里读大学,剩下的一年,以另外的一种形式继续着与这城市尚未了的缘份。在这个城市,大学的同学中,还生活着XZ、ZZ,一个是本地的,一个的家比我远个好几倍。我们几个就这样毫无缘由的一起被命运捆绑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继续着前路未卜的生活。

       有一天,XZ说HQ要回来这座城市看看了。HQ是我们班的同学,因名字的关系,还被人[separator]称为K。一直我都称她为HQ,于是便继续HQ。

       HQ当晚就到了,XZ说要独自去接她,我说我陪你去,或者你不用去;XZ说不不不,我一个人就行了,我说不行不行,你们两个女孩子我也不放心。后来XZ说ZZ也去,于是到最后,XZ、ZZ和我都去火车站。

       出门,打的。原以为的很难打,没想到一到楼下就遇到了一个住在附近的的哥。路上,我们与的哥商量好了回程的价钱。到了火车站,时间离HQ的火车正点到达还有几分钟的时间。

       我们三个站在出站口,我低着头,踢着脚下似有似无的小石头。突然,ZZ说,不如我们去柳州玩吧。我抬起头,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她,心想“啊?不是吧?!”。XZ顿了顿,立即响应说好啊,我们去啊。看样子她们不像在开玩笑,我说可以,但要问问车上的HQ吧,她会不会太累了。

       打了电话,HQ也说想去就去。看表,离火车正点到达的时间只有三四分钟了。这时的哥走了过来,我们跟他说我们改变主意了,我们要登车去柳州了。的哥的眼睛睁得像灯泡一样,“这几个人没病吧?”

       狂奔向售票厅,没票。要站台票,没票。只好想办法先混进站台再说,没想到到另外一处可以花钱进去,钱虽不多,却发现了钱的好处了。来到了候车茶座,这下总算可以进站台了,但上车没票,可以补么?甚至是没票上得了车么?一道难题横在了面前。

       继续和HQ电话连线。呆会我们上不了车,那她要立即下车,上得了车,她便不能下车。计划好后,进站台的门一开,我们便第一个冲出了候车室。

       火车嘟嘟地从远方驶了过来,ZZ与HQ电话又继续了连线,商量呆会上下车的事宜。我看着疾驰的火车,看着旁边在通电话的ZZ,觉得科技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如此微妙。一个在飞驰而来的火车上,一个在候车的过道旁,两个人在说话。

       火车终于停了。

       我们瞅着一个车厢就准备往上挤,却被告知要补票的只能去6车厢。妈呀,跑到那边车还不开才怪!于是,往另一车厢上挤,果然成功,上车没多久。火车便开动了。ZZ的电话响了,HQ说她下了车……啊?!我们上来了,她倒下去了?她又说后来她又上来了。我的天。刚放下电话,说让HQ去休息,我们去补票。刚转身,人群中就蹦出了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原来,她就是HQ。

       (未完待续)

2007-10-28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