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微博这个自媒体

今晚,也就是刚刚,杨海鹏救妻案刚刚结束庭审,结局是什么,还没看到。这个案件能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度,微博功不可没。

我开始玩微博,也就是前些日子刚开始的事情。我用我原来的UC号,居然就登陆上了,于是就使用了。原本弄了两个,一个专聊音乐,一个做回自己。但这过程中发现并不人格分裂的我,要在微博上分裂,也挺难的。所以也就罢了,合成一个吧,原来那个作废。

我关注的基本分几类,一类就是媒体,大多数是纸媒;再就是媒体记者;还有一部分学者;剩下的就是音乐的,还有同事等等。自己的分类不甚科学,但都是自己知道的。

有时我会在微博上传播些新闻,这些新闻基本[separator]上都是揭阳本地的新闻,都是报纸新闻,实际上都是自己的或同事的。在这个过程中,微博这个自媒体与媒体人本身就应该有点微妙的关系了。

我有个同事也注册了个微博,之前有时会抢发还没发表的新闻上去,甚至传上去“内幕”。我觉得这个行为欠妥,因为这些新闻,基本都是以“记者”这个单位身份得来的。除非你的消息来源是一个“市民”同时也可以获悉的。所以我在发微博的时候,坚持这些:未发表的新闻不先发,有可能发表的图片也不先发。只有上交编辑部挑剩了,那些才算自己的。

有时候就是觉得这么难解难分,记者这个身份也是。去外面买东西,如果遇到被商家欺诈之类,那么,是表明身份维护权利,还是这个时候纯属个人私事?这个倒是很难选择。但是有一点,如果表明记者身份来获得“打折”,那一定是不妥。

本是想聊聊微博的,发现晚上的思路极不清晰,作罢。

2011-9-20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