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独坐办公室

今天已是6月底了,发现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它可以把你经历过的东西,变成梦幻一般。

大概一年前,我还记得这办公室的情景,空空荡荡,这就是我踏出社会后第一次呆着的地方[separator]。当时没有想太多,从没想到命运等待着我会是什么。后来,安排了位置,我们三个一起进来的挨在了一起。再后来,一个分配到了对面的办公室。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写那个海地维和警察的稿的情形,也还记得第一次编“好彩”版的状况。如今,稿也写了一些,版也从“好彩”变成了“成长”和“看点”。突然觉得只是过了一年,却好像是过了很久一样。

还记得前半年只有4A的任务,我的生活就是编个好彩版外加一个月写点稿,生活过得轻松而自在。就像是大学一样的生活,这是一个过渡时期,有点懊恼当时的我没有好好地利用时间,多学点东西。不过现在我慢慢有点省悟,有时会逼着自己去学一点东西或做一点比较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像大学一样泡在网上看一些消磨时间的东西。现在省悟得还算早,因为失去的青春并不算很多。不过我却岁数很大了,有时觉得自己很没用,这么大个人只能赚点把自己喂饱的钱,而不能尽到赡养父母的责任,反而有时还要拿父母的钱来花。真是不该。

一年过去了。大学四年生活在城市的那一头,当时的我何曾想过四年之后会生活城市的这一头。城市并不大,但这一头的城市原来很陌生,现在也不见得熟悉,只不过当走过当年走过的路,依然会觉得好像经历了一场梦一般。梦是不真实的,但走过的路却是真真切切的。

在开始的时候,总会觉得自己还是在学校,没有接受已经毕业的现实。时间真是一味好东西,一年的时间,当我再走回学校时已经能感觉到了自己与学校已经隔上了一道无法逾越的沟。现在已经慢慢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享受现在的生活。不过我还是会常常怀念往事。

之所以怀念往事,是因为我们的脚下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静坐在办公室,闲敲几行字聊以纪念毕业一年的日子。林一帆2007年6月27日敲于茂名报社大楼茂名晚报专题中心办公室

2007-6-28  /  济海云帆  /    /   闲扯杂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