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铜年(3)

      小孩子只要是给他一片新鲜的地方,他绝对会很快找到可以玩的东西。在这个茶园里,我发现有两个挨在一起的小水池,一百零二行茶树,七十三棵由桃变成李(嫁接)的李树,一排的刺树,三个鸟窝,若干蚁窝,若干条蛇若干青蛙加上若干条毛毛虫,最后,还有一个小姑娘。这些,构筑成我童年的另一个天堂。
  
  其实小姑娘是后面才发现的,当时我正趴在地上跟小蚂蚁说话,妈妈带了一个小姑娘过来跟我玩。原来这小姑娘是茶园附近挖山洞做铁路的一家铁路工人的女儿,没人跟她玩就让妈妈带她来跟我玩的。她名字有个丽字我们却叫她小燕子,因为她的小名就叫小燕子。
  
  一个人的寂寞就是非常寂寞,两个人的寂寞加起来就等于不寂寞。记得认识小燕子那天是个春天,满茶园开满了花,有茶花,有李花。都是白色的,很好看,也很香。当年的我觉得她像花一样,但绝对不是如花一样。
  
  那天,我摘了许多茶花还有李花送给她,她很高兴。作为报答,我拉着我的手跑到隔壁的小山上摘了一大捧的一种叫“迎春花”的给我,粉红色的,很香,也很漂亮。然后,我们在满是花的茶园里奔跑,我[separator]们在花的年龄里在花季里用花见证了我们花一样纯洁的友谊。
  
  在那天以后,她常常会跑来跟我一起玩。也去过他们铁路工人住的地方,看他们吃红得让人一看就很辣的辣椒,还有玩那种竖着拿的纸牌。但我们玩得最多的还是在茶园里,还有我上一任的天堂菜园里。
  
  我们玩的东西非常多,而且对玩乐此不疲。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欢玩,如果发现哪个孩子不喜欢玩了,大人们要警惕了。基本上我们一吃完饭就跑出来,到茶园里,妈妈成了我们的监护人。她让我们乖乖呆在茶园里,事实上,一开始我们也只是在茶园附近玩。有时拿棍子逗小池里的小蝌蚪小青蛙,有时去捉小虫子喂蚂蚁,有时看到蛇两人战战兢兢拿石头扔……
  
  很快,我们就对茶园里的东西玩腻了。于是我们偷偷从茶园里跑出来,到别的地方玩新的东西。我们的新地方在菜园还有屋后,玩的新玩意就是过家家。那时候是在菜园旁边的一个香蕉林里,说是香蕉林,也不过十几棵香蕉树而已。
  
  那次我用不知在哪里找到的小铁片不停地捅香蕉树,让它流出像水一样的液体,而小燕子则扯下那些干的香蕉叶,做了一个附带背带的“小娃娃”。真是佩服女人的伟大母性和想象力,在五六岁的年龄,居然也会想做妈妈了。
  
  于是在她的灵机一动的想法下,我们开始组建一个“家庭”。小孩子有了,但所有的东西都要配套。首先就是要安家,偶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一个地方,那就是我家屋后埋小石头的那片地方。家有了,便要解决吃的问题。我们又分头去找锅,铲子和菜,还有调味料。
  
  我把锅和铲找来了,就是一块比较大的瓦片与一根比较结实的木棍。而小燕子却真的去菜园里摘了几片菜叶与一些黄沙回来。然后我们又找了几块砖块搭了个灶,幸好当年还没有抽油烟机一说,要不这个问题要头痛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炒菜。
  
  事实上证明,该头痛的头痛还是跑不掉的。于是谁来炒成了我们头痛的问题,因为我说在我们家好像是妈妈炒的菜,小燕子说她家是爸爸炒的菜。到最后我们弄一个折中的方法,每人炒一下。为了形象生动,炒菜过程中,我还要充当拟声,模仿炒菜的嗞嗞声,而且极具抑扬顿挫的旋律性。
  
  不一会就炒完了,原因在于我的喉咙嗞了半天差点嗞不出声了,唯有放弃。菜搞定后才发现饭还没着落,原因是两人都想着炒菜却都没想到要做饭。怎么办?于是每人捧一点本该用来做调味料的沙就算是饭了。于是开饭,用两根树枝当筷子瞎搞,当时还不会使筷子,但大人们都是使筷子,遂用之。
  
  小燕子除了自己“吃”还要喂小孩,而且还把“小孩”抱起来哄,有模有样,像足了一位母亲。我想,当母亲的培训是从娃娃抓起的。
  
  吃完饭便要睡觉,又发现没枕头但又去扯了香蕉叶回来做枕头。然后就躺在枕头上,把小娃娃放在中间,互相拥抱,望着蓝蓝的天。但这样的假睡有一次还真的睡着了,好在在恰好的时间醒来,恰好的出现在茶园里,着实虚惊一场。
  
  于是过家家的日子一天天过着,就如现实生活中一天天平淡过着一样。其间我们也玩过其他东西,比如我带小燕子去捉蜻蜓,去菜园的小溪里捉虾看晚霞中的红蜻蜓,兜着两毛钱一起在马路边等着自行车后面载着大铁皮箱里的一毛钱一根的冰棍,与她分享我童年仅有的快乐。而她也教我玩跳飞机,到山上摘那些可以吃的野果子,用竹叶折小船到小溪里放等等。
  
  反正一个人的快乐就是一个人快乐,两个人的快乐加起来就是非常快乐。
  
  有一天,她没来找我玩。我去他们铁道工人住的大本营看到很多人在忙碌,于是没有进去找她。那天我一个人在茶园里把手放在茶叶上从这行默默走到那一行,任由手刷过茶叶发出的沙沙的声音。
  
  第二天,小燕子来了,但眼睛红红的。她说铁路修好了,她要随爸爸妈妈回老家了,来跟我道别的。那也是一个山花灿烂的日子,我扯了一大把茶花和李花拿给她。然后我叫她等我一下,我飞快地奔向屋后,因为我还记得那里埋着我的宝藏。我迅速扒开土,挑出当年我最喜欢的那些小石头,再跑向茶园。
  
  当我赶到茶园时,小燕子已走了,我再跑到他们的大本营,看到的是启动了的车,载着他们原来住的帐篷慢慢地走了,我不知道小燕子是在哪辆车上。我只朝这些汽车大声地喊,“小燕子再见”。不知道她听到了没有。
  
  我手里拿着小石头默默走到茶园,突然心中有种失落的感觉,我把那几个小石头埋在我第一次见小燕子的地方。我坐在满树白花的李树下,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第一次有了不想玩的感觉……
  
  很快,我就要上小学了。自那以后,童年的小石头,菜园,小溪,晚霞中的红蜻蜓,茶园,茶花,李树,小池及青蛙,蚂蚁等等等等,全部都成了回忆里的幻影。

2006-8-19  /  济海云帆  /    /   码字文章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