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海云帆

一个职业媒体人的喜怒哀乐,一个词曲创作者的爱恨情仇,一个业余吉他手的酸甜苦辣,一个手机摄影师的春夏秋冬

铜年(1)

[color=#0000FF]题记:这是临毕业前写的一段文字,其实还没有结束的,有空继续写下去。本来是想写小说,不过三分虚构七分真实,当是回忆录吧……[/color]

      六岁四个月零六天,也就是一九八九年九月一日,这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我进了学校。

    学校是什么?当年的我并不懂,胡里胡涂也就进去了。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学校是一个笼子。其实,我们一辈子就处于笼子之中。家是第一个笼子,容量是几个人的笼子;学校是第二个笼子,容纳几千人的笼子;社会是第三个笼子,包含了所有的人和笼子。后来我又明白,从学校出来的人人称龙中龙,原来是世人误解了,真正的含义是笼中笼。

    由于当年的天真单纯善良活泼可爱,相信了学校是一个很多小朋友一起玩的地方。

    事实上确是如此,只是大人们却没有告诉我,与小朋友们玩十分钟的代价是要坐在一个位置上不能说话不能去小便更不能玩耍要认真听老师说些不懂的东西呆上四十五分钟。而四十五分钟后往往[separator]还要去小个便要花上六分钟,实际上能与小朋友们玩的时间只有四分钟,而这四分钟刚好能够走到操场然后再回教室的时间。

    这个代价太大了,第一次有了受骗的感觉,于是我们齐声大声的朗读“aoe”以表示抗议,可惜的是我们的抗议声越大老师的高兴也越大。

    六岁四个月零六天的我已经对价值判断有自己清晰的认识了,在开学的第一天,我便开始怀念不用上学的日子。

    我是在一个很普通的日子里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

    多年以后在书上看到某伟人出生时天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祥瑞,我缠着妈妈问当年我出生时天空出现了什么以求证以后我会不会成为伟人。妈妈说当年生你拼了九牛二虎的力量,哪有力气跑出去帮你观天象。不过后来我知道果然在我出生那时天空出现了彩霞,因为我是在早晨出生。

    人在刚出生后不久都是没有记忆的,世界上还没听说有谁能记得在娘胎里岁月的旧事。直到我有记忆时,我已三岁。

    说来也奇怪,人为什么会有三年的记忆空白?对此我的理解是当年我们在喝孟婆汤时他们给我们的剂量都是超支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彻底地忘记前世。无论我们前世是福是贵是贫是穷,有何丰功有何过错,无论如何流芳百世无论如何遗臭万年,大家都从头来过。从这点上说人人的机会都是平等的,可惜打我们出生那时候开始还是要经历不公平,因为对于我们出生的年代和出生的家庭,我们无从选择。

    但不管怎样,也许是因为那朵彩霞的关系,我的童年过得还算快乐。自我有记忆起,家里百分百的劳力都要去干活,于是就只有我一个人玩。我的家在一个国营的农场分队,队里最多也就二三十户人家,而二三十户人家中有小孩的不算多,和我一个年龄的更不算多。于是自己跟自己玩就成了生活中的主旋律。

    三岁是穿开裆裤撒尿都要喊大人的年龄,有些三岁小孩撒尿是不用有前兆的,直接就飞流直下三千尺。有些则会大声地吼,但其父母不明就里,当他们明白时就晚了,也不必疑似银河落九天了。

    当时的我对撒尿这一件事已经有独特的见解了,因为不管是有前兆还是没有前兆的乱撒尿,势必尿在裤里,一来尿在裤里实在不雅观,二来尿在裤里湿热湿热的感觉也实在难受,况且又没大人在家换裤子,就自觉形成了撒尿要拉裤子的好习惯。

    但终于有穿过自己拉不下来的裤子,但也终于能找到可以解决的方法,就是捂住“小便处”找到大人然后才去小便处。其实说小便处,三岁小孩处处都是小便处。我算是比较有爱心的,每次都往花上撒,那时候不知道这可是真实的花撒。终于有一次我在忘了刚刚撒过尿的花上摘花玩,结果就弄了一身的尿,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童年的我没有任何的玩具,如果非要说有,那便是角落里的一堆沙和一堆瓦片加一堆小石子。虽说是俯拾皆是的东西,但将自己收集的瓦片和石子视若宝贝,尤其是那些可以在墙上画出痕迹的瓦片和圆滑的小石头。

    我一次次地将收集而来的瓦片加石子往家里的床底搬,这就是小时候我对家里的贡献——添砖加瓦。直到有一天被妈妈发现,她惊奇地说家里啥时候来了一窝老鼠,而且是癖好如此专一的老鼠。看着妈妈愤愤地清扫床底,我吓得不敢吱声,心里盘算着如何把藏在家里其他地方的石头作赃物转移。那天晚上她把床底下的宝贝如数丢在外面,由于惦着那几个最心爱的石子,本人经历了生平第一次失眠,想着明天早上那些石子会不会被人捡走了。

    漫漫长夜之后,我终于还是睡着了,不过由于对那些小石头用情颇深,强烈的信念终于在早晨醒来成功地抢救了现场。把所有心爱的宝贝转移到屋后,留下一两个比较心爱的石子随身携带细细赏玩,然后挖个地洞把所有的石头瓦片安置,然后盖上土压实,再然后做个记号,又然后就是离开,然后离开时不时的转头去看,然后觉得有点明显然后就又找了些草盖在上面。

    每隔几天我都会收集一些石头埋到地洞去,石头与日俱增,但我没有满足。小小的我突然有了个理想,要收集很多很多好好看好好玩的石头把屋后的空地全铺满。这个理想是远大的,因为屋后的空地是连着一座山的,换句话说这块地连着全世界的,这理想何其远大!事实上在我还没收集到半平方米的时候,我的理想就改变了。

    随着理想的改变我的理想就破灭了,于是我人生的第一个理想就真的成了理想。

2006-8-19  /  济海云帆  /    /   码字文章   /  

发表评论: